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环球UG)!

usdt支付接口(www.caibao.it):师承不停,书馨相传:被沈昌文尊为先生的先生们

admin4周前128

USDT自动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问题:师承不停,书馨相传:被沈昌文尊为先生的先生们

沈公是我们出书界卓越、无法比拟的楷模与楷模,但他常说他自己没有正儿八经的学历,也因此,他以为他一生跟随的先生稀奇多。我难免很好奇,像沈公这样的人物,他的先生都是什么样的角色,给予过他什么样的教益,能被沈公尊称为先生?领会他们的授业,那对我们这些通俗出书人岂不是更受益?现在斯人已逝,谁来告诉我们这些事?

海豚出书社2015年曾经出书过沈公的书信影印集——《师承集》。这些信札的写信人,大多是出书界文化界的向导和专家,如陈翰伯、陈原、李洪林、范用、曾彦修、刘杲等,也有一代学人如黄仁宇、陆谷孙、李慎之、吕叔湘、王元化、张光直、朱光潜等,一共二十五位。书信的主要内容是学人们对沈公及其同事的组稿、出书等事情从多方面举行的指点与交流,包罗办刊做书的理念、对读者的态度、选题建议、文风、编校质量等。沈公把这些给他写信札的人都尊为“我的先生”。

由于是原件影印,我一字一字识别,研读了所有信函,做了一些条记。学人们或温情或气忿或无奈或瞻仰的心理和神志跃然纸上,叫人拍手称快。本人不揣简陋,拟从六个方面做一番引用和论述,以飨读者同仁。

沈公在每个先生的信札前面,写了一段按语,展现了与该位先生的来往和受益之处。沈公说,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老人对他的辅助可说最大,险些每读一期《念书》,就来一信,谈他的读后感,并指正谬误。

在关于办刊理念方面,吕叔湘在1986年6月29日的信上说:

编《念书》这样的刊物,要脑子里有一个general reader。

“相当文化修养的一样平常读者”,应该说,吕叔湘这个读者定位准确地勾画了《念书》读者群体的形象。沈公说,这句话,对“我们现在照样极有教育意义的”。

吕叔湘在统一封信上还提到办刊要坚守的两条原则:

(1)不把料器当玉器,更不能把鱼眼睛当珠子;

(2)不拿十亿人的共同语言开顽笑。

这种“不把鱼眼睛当珠子”的话,清晰地表明晰吕老的编辑出书精品原则。就是编辑要有眼光,善于选稿,知道稿子的利害。要严肃认真地看待刊出的每一个文字,对得起刊物自己,对得起读者。

另外两位很主要的人物是陈翰伯先生和陈原先生,沈公说这两位元老对他真是无微不至。陈翰伯先生青年时代就读于燕京大学新闻系,曾主管理论刊物《学习》的编辑事情,担任过商务印书馆的总编辑兼总经理、文化部出书局局长,对编辑出书有深入的明白。

沈公曾经收到过陈老的一份质料,是关于文风的建议:

1.破除空话、鬼话、俗话、套话。

2.不要穿靴戴帽……

6.引文不要太多。只在最必要时使用引文。有时可用作者自己的语言归纳综合式地叙述……

11.不要在目录上搞“梁山伯英雄排座次”。

陈老的这些意见,现在看来,照样很有现实意义。做图书的事情,经常发现有些作者简直失去了自我表达的能力,以套话、空话开头,以引文当正文,全都是他人的提法和功效,轮到该下结论、提出解决办法的时刻,就几句话带过,然后,全文或者全书就竣事了。排座次的问题,也是颇为头疼的事情,挂念太多,失去了初心和重点。

陈原先生,著名的出书家,语言学家,在商务印书馆事情时代,主持出书“汉译天下学术名著丛书”,把一个时代、一个民族、一种思潮的先驱者、代表者所积累的时代文明的精髓留给了后人,可谓厥功至伟。沈公跟陈原先生接触异常多,陈先生给他写了许多信,本书就选载了二十几封。“好之欲为王,恶之欲置之死地”,陈原老的这句话可谓一语中的。一直以来,我感觉到我们学界缺乏一种优越的学术争执的训练,要不就唯唯诺诺,本着互不拆台的原则不作指斥;若有争辩,则很容易进入一种人格的攻击,脱离了学术论辩的局限。这种“习惯”何时可以改一改?

与陈原先生类似,陈翰伯老先生不仅对文风提出态度鲜明的意见,对刊物选题偏向也体贴备至。有这么两页纸,陈老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了10个选题偏向,说“给《念书》出点问题”,其中包罗:

社会科学入门(或ABC)

怎样阅读三本经典著作选读

《民众哲学》刚刚出书的时刻

每期要有一篇或音乐、或美术、或影戏或戏剧或体育或……(这样团结面可以宽些)

给向导干部开几本科学入门书

……

有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先辈给自己云云详细的指导,我估量沈公那时看了,一定脸上笑开了花。

王元化先生不仅是学界泰斗,也是革命先辈。沈公说《念书》开办之初,还不敢同他来往,因此,本书网络的王先生的来信,都是写给沈公的编辑部同事,如倪子明、董秀玉、包遵信等。王先生不仅自己给《念书》写稿,也帮《念书》约稿,好比钱伯城、王延龄、何满子等。有一封信(时间不清,正好缺了一角)就谈到了对《念书》内容的看法:谢谢送来的《念书》第二期,得来信前,见到丁聪同志,我向他谈起,以为第二期照样编得很活跃、生动,只是太花哨了一点,有分量的文章少了一点,这是美中不足之处。尚有一两篇有点像应景文字,生怕一样平常读者不太迎接。由于我很喜好这刊物,希望这刊物对念书界多发生一些优越作用……。

名重一时的出书家、《念书》《新华文摘》开办人范用先生自然异常体贴《念书》的事情。在给吴彬、丽华两位编辑的信里(6月16日,没有标明是何年),范用说:

推荐一读《都会考察》中的《14.回头看云门》,是讲林怀民的。……总之,这是一本很能吸引人的书,尤其是文风。《念书》如能找到像这位作者,用浅显的文字来谈大陆的文化征象(民众体贴的),我想一定也受读者迎接。……

我照样希望你们两位看一看《薪传》。作为《念书》的大编辑,应多多领会中外文化征象及其靠山。

,

usdt收款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本书选载了陈原老二十几封信,大多字迹清洁,文雅秀丽。然则,其中有一封信异常潦草、字越写越大,最后一页居然五个字就铺满了全稿,一种难以压制的气忿跃然纸上。说的什么呢?原来是在指斥某文作者的稿件:

不加剪裁,着实令人失望。名家一红便忘记了人民的眼睛是在注视着哩……可见红人就掉臂读者了,这是塞责,十分可气!

哪怕再好的刊物,都难免要泛起文字差错问题。做编辑的都体验过,一本刊物或者一本书发去印刷前,心里总是惶惶不可终日。出书后被发现的一个两个文字差错,犹如苍蝇般,会把所有喜悦毁于一旦。醒目西学的陈乐民先生,写信作文都是用毛笔。在一封信里,他埋怨《念书》(三期)刊发他的文章里错字太多,说:

最不堪者是把所有四处“耶稣”都排成了“耶酥”,可能乐民那时正想着要去买桃子酥、杏子酥之类……

读了真是让人莞尔一笑,然又不由得会心里痛下决心去洗心革面。

吕叔湘先生在1984年6月11日的信里也提到:这一期里有一个非同小可的错字,想必已经发现了,那就是149页的问题把“落马”错成“罗马”,这生怕必得在七月号里更正并致歉了。新中国建立以来颇有影响力的报人、出书家曾彦修,曾任南方日报社社长、人民出书社社长、总编辑。沈公尊称他是名副其实的向导人和先生,说其头脑之坦荡和行事之武断方面,常令人惊讶。在文字差错方面,曾老在1995年8月23日夜里给沈公写信:

《念书》八月号收到,今天立刻翻读一遍,有几处主要的错字,其中有一处似不能不更正,由于完全把史实与意思弄反了:p106倒4行:“斯大林一次乘军舰出到北海上巡游日本……”,其中“日本”一字为“时”字之误,特此更正。

对于文字花样,先生们也是没有放过。陈原先生在一封信里,谆谆嘱咐、着急上火的样子,异常可爱,如见其人。对于频频见到一个拉丁单词在上下两行的错误支解,他说:

我不得不再作一次呼吁。我记得,这是第三次了。这种支解法是绝对不允许的,我们这个杂志是一个有高度文明的杂志,不允许在外国语方面出这样的笑话(以前出过)。为此,建议每期的拉丁字要有一位同志检查,检查A)拼错了没有?B)分行是否适当?

通读这些先生们写给沈公的信,除了感受到先生们对《念书》杂志的各个层面的关爱,也经常被先辈学人们的崇高品质所感动。他们学富五车,对于刊物问题能尖锐中肯地提出,然则对于自己的文稿,却是异常谦逊,通常都是作完全无私的亮相。

陈原先生对自己文章的揭晓,异常低调。有一封寄给沈公的信里这样说:

拙作如用,乞注重以下各点:……万万不可作为头条,由于份量太轻,近乎补白之作。万万万万,请托请托。可放在《编辑室日志》之前,用小号字排……

曾彦修先生经常帮《念书》杂志审阅文稿,他总是作仔细的修改,还会频频跟刊物卖力人详谈。1995年6月28日的信里,他谈到修改的某篇文章,以为内容主要,已做了仔细的修改,并强调如要揭晓:

将我改后的稿件过录后,交作者再审,作者赞成后始得揭晓(万万,万万!)……

这种对作品和作者的尊重,真是让经常挥舞大棒强行改删作者内容的编辑们汗颜。

董桥是香港出书人,也是着名作家。稀奇是《念书》刊发了柳苏的作品《你一定要读董桥》后,董桥先生在大陆红极一时。三联建立六十周年的时刻,曾经约请董桥先生参加在杭州举行的盛会。董桥回信说:

(一)不必举行董桥座谈会;(二)我到时如能兼顾,想自费到杭州游三日……(四)若是成行,只请你们代订旅馆、派人接我飞机即可。

那种生怕给他人添麻烦的淡泊心态、文人做派扑面而来。沈公也自称经常为此向往。

本书沈公所挑信函,初心是想展示出书先辈先生们对一本杂志和小我私家的指导与辅助,然则字里行间,我也看到了沈公所代表的《念书》杂志是怎样组稿、怎样竭诚为作者服务的。这些做派,真是值得我们子弟出书人起劲去学习。

著名华裔学者、哈耶克关门门生林毓生先生跟《念书》多有联系,除了揭晓了多篇他自己的作品外,他还经常先容其他学长的功效给《念书》和三联出书社。在他1987年11月25日给沈公的信里,我看到了一段:

贵店编印拙著《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仔细认真,深为感谢。加入“两种关于若何组成政治秩序的看法——兼论容忍与自由”,甚佳。

可见此书是由出书社自动计划并选编文稿,而作者本人对这个选本的质量是大加赞赏。这一方面看出了三联那时就具备的自动谋划、介入选稿的编书思绪,另一方面也显示了三联编辑的学术修养异常之高。而领会作者学术领域、高质量辅助作者选编审阅文稿,是对作者最大最好的服务。

书信里还到处可见诸如请沈公协助放置购书、寄书、转赠稿费等事情,甚至尚有协助解决亲戚住房的事情,以及把稿件全权交给沈公等人去谈判出书的事情。杂志社对作者的要求与托付都仔细解决,而作者对杂志社也是十分的信托。这让我好像看到了韬奋时代就给三联书店定下的理念:竭诚为读者服务。而《念书》杂志的读者,许多就是《念书》的作者。

在这本书里唯一可以被称为青年学人的,可能就是张隆溪教授了。那时,沈公盯着留学外洋的青年学人,想从内里罗致一批写作人才,张教授是其中很突出的一位。张教授在1988年6月19日的信里说:

《念书》对我也一直稀奇关切照顾,虽然远隔重洋,五年来仍一直寄书给我,使我每月仍像在北京一样,能实时读到新出的每一期刊物。您们的友谊使我感愧不已。

后面张隆溪教授在信中又说到之前有一至五期由于迁居的缘故原由未能收到。沈公就在这处地方作出了指挥:“1-5请按新址寄一份去,平邮”。然后尚有他人的字迹在后面注明:“已寄。8.11。”

这种对作者极端卖力的态度,让人肃然起敬。

固然,沈公也提到他自己一直以为是得意之作的一件“小事”。说有一天,沈老在北京的旧书摊上见到张光直先生老父亲当年在北京编写的《高级日文自修课本》,就赶快买下来赠给了光直先生。哈哈,可以想象,光直先生以后再也跳不出沈公的“魔爪”,只能乖乖给他写稿了。这不是对作者的小恩小惠,这着实是出书人心中时时到处想着作者的显示啊!这样的作者与出书人的关系,真是极其美妙。

陈原先生致沈公的一封信里,启齿就称:“‘不再担任总经理’沈昌文先生”。此信署名下没有注明时间,应该是沈老离任三联总经理后,陈先生对他的戏称,可见二人的友谊与默契。

沈公在本书中直言不讳:从小到大,最愿意做的事,即是“师从”。读完这本书后,我明白了为何沈公说“干了几十年编辑出书,最大的兴趣是面临那么多有学问的先生——作家”,感受到为何沈公说“学人们的许多卓识让我受用无穷”。出书是薪火相传的事业,沈公从他的先生们的手里接下火炬、在办杂志、出好书的路上一起奔跑,同样也给子弟出书人留下了珍贵财富。

沈公驾鹤西去,我想,他是笑着脱离的。正如《师承集》中林毓生教授给沈公的信中所说的:

先生在中国出书界数十年来的起劲,人人有目共睹;通常关切中国学术与文化及其未来的人都对先生的恭喜心存感念。此点先生足可自豪并引以为慰。往后,先生正可怡然自得,退而不休,以其余方式做先生要做的事。

谨以此文纪念永远的沈公!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 2021-02-11 00:00:17

    是一个开放皇冠体育代理最新登录线路、皇冠体育会员最新登录线路、皇冠代理APP下载、皇冠会员APP下载、皇冠线路APP下载、皇冠电脑版下载、皇冠手机版的平台。皇冠体育APP上登录线路最新、新2皇冠网址更新最快,皇冠体育APP开放皇冠会员注册、皇冠代理开户等业务。有创意无槽点,荐

  • 2021-03-08 00:03:06

    皇冠注册平台皇冠注册平台(www.huangguan.us)是一个开放皇冠即时比分、皇冠官网注册的平台。皇冠注册平台(www.huangguan.us)专业解决皇冠会员怎么申请开户、怎么申请皇冠信用盘代理、皇冠公司的代理怎么拿的问题。额,我认为比较优秀

  • 2021-07-05 00:00:32

    皇冠APP下载是一个开放皇冠体育代理最新登录线路、皇冠体育会员最新登录线路、皇冠代理APP下载、皇冠会员APP下载、皇冠线路APP下载、皇冠电脑版下载、皇冠手机版的平台。皇冠体育APP上登录线路最新、新2皇冠网址更新最快,皇冠体育APP开放皇冠会员注册、皇冠代理开户等业务。单纯觉得好看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